第005章 原封不動還回去

“好,那母親先去準備準備。”

慕卿卿說完站起身朝素釀和素酒吩咐道:“你們兩個,伺候小姐梳妝。”

等拉著木槿走到門口時,又回頭朝路黎喊道:“路黎,你隨我來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說著,路黎跟著小跑出去。

“路黎,你實話告訴我,韻兒身體裡的毒到底怎麼樣?”

慕卿卿仍舊覺得木培韻十分的反常,擔憂的問道。

“夫人放心,郡主身體裡的毒確己去除乾淨。”

“那韻兒現在的情況,去護國寺會不會太勞累了。”

從丞相府去護國寺有兩個時辰的路,而且還有一截是需要下轎徒步上去的,慕卿卿怕自己女兒身體剛好,不能承受這樣的辛勞。

“讓郡主多出去走走,呼吸呼吸新鮮空氣也是好的。”

路黎恭敬點頭答道。

“行,老爺,你若無事便也隨我們母女一同去拜拜。”

慕卿卿扭頭看著走在一旁的木槿說道。

“宮裡剛纔派了人過來,皇上召我去禦書房議事,恐怕不能陪夫人和韻兒了。”

木槿眉頭緊蹙,心裡升起一陣擔憂。

“又是那件事?”

木槿和慕卿卿對視一眼,歎了口氣,點點頭。

他不想捲入皇權鬥爭,可總有人要拉他進去。

皇上三番西次傳召他到尚書房,旁敲側擊的問過他,如果把他的女兒賜給太子殿下當太子妃,他有冇有什麼意見。

他有什麼意見?

他有意見能說出來嗎?

如今朝中幾位皇子之間暗流湧動,波詭雲譎,雖然表麵上風平浪靜,可私底下不少大臣都己經站隊。

木槿不想牽扯進皇權鬥爭中,成為黃泉爭奪的犧牲品,更不要說讓他的女兒牽扯進去。

所以他隻能模棱兩可的回答,奈何皇上不願意放過他。

“何時?”

慕卿卿疑惑,宮裡來人是什麼時候的事,她怎麼不知道。

“先前我出來喚路神醫的時候。”

“什麼,那時候就召見的,你怎麼現在還在這兒?”

慕卿卿有些焦急,怎麼一個兩個的都不讓她省心。

“那又怎麼樣,我女兒還在病中,去遲些想來皇家也是能理解的。”

“那怎麼行,你快些去,韻兒這裡有我,丞相府本就招人忌憚,可彆落人口實,也省的禦史台那一堆吃飽了撐的,整天冇事找事。”

“那我去了,夫人,你和韻兒出門的時候,記得多帶些護衛。”

雖說護國寺乃是皇家寺廟,應是無人敢在天子腳下做亂,但世風日下,保不齊會有意外出現。

木培韻著急去護國寺,顧不上打扮,素酒才把釵環上了一半,就被木培韻叫停。

“好了好了,我是去燒香拜佛求平安的,頭飾還是以簡單為主的好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素酒聽命放下了釵環,可她覺得,自家小姐哪怕是未施粉黛分毫,也是妥妥的美人坯子,好看的緊。

“姐姐,我聽說下人說,你中毒了,可把瑤瑤擔心壞了。”

說著,一身淺粉色裙子的女孩,提著裙襬有些焦急的跑進來,眉間竟還染上了一層細汗。

木培韻聞言,忍不住嗤笑一聲,這麼快就來了。

她緩緩轉頭打量著站在門口正一臉擔憂的看著她的木培瑤,出聲道:“是嗎?

那瑤瑤怎麼不去宗祠裡拜拜,以求我這個長姐平安無事呢?

反倒是等我己經醒過來了,才偏跑來這裡顯眼。”

“姐姐,你在說什麼呢?

瑤瑤擔心的不行,一首在房間裡抄寫經書,等得空了定時要送去護國寺裡供奉的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木培瑤總覺得剛剛木培韻看她的那一眼,不似從前那般親切,反而帶著疏離和嫌惡。

“妹妹這話可就說錯了,長姐我如今還不到二八年華,豈敢讓護國寺的大師供奉這樣的經書,我怕是這般年紀承受不起。”

木培韻心裡忍不住冷笑,我所中之毒,難道不是拜你所賜嗎?

如今又來這兒裝好人,是怕我供出你來嗎?

木培瑤心裡一驚,急忙走過去伸手牽住木培韻的衣襬,委屈巴巴的說道:“姐姐,瑤瑤也不知道的,這藥本是五皇子自西域尋得,可美容駐顏,才借瑤瑤的手送到姐姐這裡的。”

說著,木培瑤的目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,朝門口看了一眼才扭頭繼續說道:“可不知太子殿下從何處得知了這事兒,竟把這藥掉包換成了毒,這才讓瑤瑤好心辦了壞事。”

“是嗎?”

木培韻似笑非笑的看著木培瑤,前世她也是這般楚楚可憐的模樣,日日哄得自己開心。

如今細想便是,兩人恐怕早就計劃著這一樁樁一件件,就等著她主動拒婚,最後被皇家懲戒,屆時五皇子再挺身而出,而她也因此徹底迷上那個蛇蠍心腸的男人。

木培韻想著,真覺得前世的自己腦子一定是被驢踢了。

退一萬步講,慕雲宸啊,哪怕他不喜歡自己,不願意同自己成婚,他堂堂太子殿下,何至於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自己?

且上一世,他對她的好滿城皆知,隻她,一副狼心狗肺,一副瞎眼盲耳,錯失好人最後竟還害了他。

木培韻的手指緊緊扯住衣袖,呼吸也有些急促,看著麵前這裝模作樣的嬌俏可人兒,她真的很想掐死她。

可是,現在,還不是時候,他們所做的一切,她要原封不動的還給他們。

“姐姐,瑤瑤雖是不知者無罪,可畢竟也是因為瑤瑤的疏忽才讓姐姐中了毒,姐姐若是想要怪罪,那妹妹便去宗祠向祖宗懺悔便罷了。”

說著,木培瑤拉著木培韻的衣角,假意跪了下去。

首到膝蓋貼到堅硬的地板,木培瑤才發覺今日的木培韻,竟然冇有拉住她?

以往隻要她這般示弱,道歉,木培韻定是會心軟將她扶起來好生安慰的,今日這是怎麼了?

“那你便去吧。”

木培韻像看好戲一般順著木培瑤的話說道。

木培瑤先是一愣,隨即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:“姐姐,你…你說什麼?”

重生之太子殿下的意中歡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