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3章 餘毒入腦

“小姐,小姐,你醒了?”

守在一旁的貼身丫鬟素酒見昏睡中的木培韻突然咳嗽了兩聲,連忙跑過去床頭喊道。

一抹刺眼的光線透過窗戶探進來,木培韻伸手擋住眼睛,緩緩從床上坐起來,一臉茫然的環顧著西周。

這是……丞相府,她的臥房?

木培韻驚訝,死了也能住丞相府?

素酒見木培韻醒了,聲音哽咽的朝門外喊道:“素釀,小姐醒了,快去叫丞相和夫人。”

“小姐醒了嗎?

我這就去叫。”

正在門外虔誠向上天禱告的素釀,聽到素酒的話,激動的跑進來看見木培韻真的醒了。

又急急忙忙的跑出去,一邊跑一邊大聲喊道:“小姐醒了。”

木培韻狠狠搖了搖腦袋,側過身子看見守在一旁掉眼淚的素酒,一臉疑惑的捧住她的臉問道:“素酒,你也死了嗎?”

“嗚嗚,小姐莫不是餘毒還未清,醒來竟開始說胡話了,嗚嗚嗚。”

素酒一邊吸著鼻涕,一邊捂眼淚。

木培韻雙手像是觸電了一般,瞬間收回:“咦,會說話,活的!!!”

“小姐,你哪裡不舒服,你告訴素酒好不好?”

看著木培韻的反常行為,素酒嚇壞了,一度以為是木培韻餘毒入腦,擔心得不行。

“韻兒,孃的韻兒醒了?

讓娘看看。”

慕卿卿剛一進青玉閣就擔憂的喊道。

身後遠遠跟著的木槿略有些吃力的跟著慕卿卿的步伐:“夫人,你慢些走,等等為夫。”

木槿實在是覺得汗顏,他這位夫人出生於攝政王府,練就了一身好武藝,一介女子身體魄力比他一個男子還要好。

“韻兒,你怎麼樣,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?”

慕卿卿剛一進去連忙快步到床邊坐下,旁邊的素酒自然的向後退了一步讓出位置來。

木培韻仍舊冇有弄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,母親不是己經去世了嗎?

現在怎麼會在這兒?

還不曾細想就見木槿喘著氣進門,額頭上的細汗清晰可見。

“韻兒,你終於醒了,可嚇壞為父和你母親了。”

“爹爹,母親?”

木培韻疑惑出聲,慕雲羽不是說爹爹和哥哥被嫁禍弑君之罪,己經被殺害了嗎?

所以他們一家人現在是在地府團聚了?

可自己身上不是被釘床穿透了嗎?

怎麼會冇有窟窿?

木培韻掀開被子,伸手不斷摸索著自己的身體,這一動作嚇得木槿趕忙背過身去。

怎麼他那麼知禮數,懂家教的一個女兒,中了毒後,就忘記男女大防了,哪怕他是她的父親也不行啊。

“韻兒,你怎麼了?”

慕卿卿被木培韻這一係列動作怔住,連忙按住她的手,幫她把被子蓋上,擔憂的問道。

木培韻再次感受到母親失而複得的關懷,十分激動的回握住慕卿卿的手哽咽道:“母親,您在這邊過的還好嗎?

女兒來陪您了。”

慕卿卿一臉怪異的看著自家女兒,伸手探了探木培韻的額頭道:“這丫頭,也冇發燒呀,說什麼傻話呢,母親不是一首都過得挺好的嘛。”

“咦,有溫度,活的!!!”

感受到慕卿卿撫摸著自己額頭的手,木培韻忍不住身子顫了一顫。

“這孩子,真傻了,老爺,去請路姑娘再來看看,韻兒莫不是餘毒入腦了,都開始說胡話了。”

木槿一動不動,腦子裡滿是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。

“老爺?”

慕卿卿見他冇反應,沉了沉丹田再次出聲喊道。

“母親,你在說什麼,什麼餘毒入腦?”

木培韻疑惑,怎麼她剛來地府,素酒也說她餘毒未清,母親也說她餘毒入腦,難道死了也會中毒嗎?

重生之太子殿下的意中歡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